樱桃新闻

樱桃小小

  正在吃着午饭,忽然听见有人在敲门。母亲去开门一看,是我孃(niang,一声。我们这里管父母任意一方的妹妹都叫孃),手里提着一个透明的食品袋,里面装着半袋子色泽鲜艳的樱桃。孃说:“院子里的樱桃熟了,这个来摘一点,那个来摘一点,摘来摘去,又被鸟啄了一些,都快没有了。我摘点来给你吃。有些有点酸。”我大为感动,连说了两声多谢!叫她一起吃饭,她说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,吃晚饭还早,就不吃了。说完,她把樱桃放在我屋内一个绿漆的圆铁凳子上就走了,母亲送她出去。

  我又睡了个午觉。下午醒来,想写大字。拿宣纸的时候,看见绿凳子上分外惹眼的樱桃,馋得不行。于是,找来一个不锈钢的盆子,小心翼翼地捧了两捧樱桃放在里面端去清洗,最后,又用一个荷叶形的白色小碟子来盛。樱桃被端上桌的时候,我先静静地将它欣赏了一番,又给它拍了好几张照片,然后叫母亲来吃樱桃。

  樱桃真是好看,一颗一颗,小小的,圆滚滚的,形如珍珠,色如玛瑙,晶莹剔透,讨人喜欢。樱桃真是好看。细细算来,自上大学以后,我好像就没有再吃过家乡的樱桃。去年吃过车厘子,但那也不能算樱桃呀!

  小时候,我家屋后有四株野樱桃树。四株樱桃树都很粗。其中三株都有碗那么粗,另一株有汤盆粗,树皮为深紫色,有点像紫苏叶子一样的深紫色。它们很整齐地站成一排,长在人家的地坎上。春天,嫩柳低垂、紫燕斜飞的春天,樱桃树与桃树、梨树、杏树一起开出花来。野樱桃树的花是白的,但并不是像梨花一样白得像雪,而是白中透着一点微微的深紫。我们在麦地里放风筝,远远地望着它:啊!樱桃树开花啦!脑海里想到的却是夏天的事情。

  夏天,樱桃树下麦地里的麦子开始转黄。此时的樱桃树早已是绿叶重重浓荫遮地。在片片的绿叶间,漏出一颗颗红红绿绿的小樱桃来。野樱桃实在是太小了。它的个头,只比绿豆大一点,比豌豆又要小几分。但是,当它成熟时,颜色跟家养的大樱桃没什么两样。最早发现它们成熟的是松鼠和黄莺。松鼠摇动着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,几步就爬到枝头,鬼精鬼精地吃着。黄莺也飞来,含上一颗,歇在枝头慢慢地吞着。不好,有人来了,快跑。来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。放学归来的我们,吃完饭,写完作业,呼朋引伴,一起跑到屋后,各自选一棵树爬上去。孩子们摘樱桃不是一颗一颗地摘,那样太慢,而是一小丫一小丫地折,看好了,诶!这一丫不错,红通通的,折下来。哥哥在树上折,弟弟就在树下接。哥哥在树上说:“我要扔下来了,你准备好接。”“好了,你扔吧!”哥哥将折好的樱桃枝往地上一扔,刚好扔在我的手里。樱桃折得差不多了,孩子们就一人拿着一大把樱桃枝一路走着吃着回家。

  野樱桃肉薄而核大,甜中带着一点酸,微有涩味,是我们儿时的美味之一。我现在还在想,我们儿时吃了吐出来落到地上的那些樱桃籽有没有在地里生根发芽。如果有,那它们应该已经长成了一棵树,那树也应该很大了吧。现在这个季节,树枝上也应该结出了小小的野樱桃了吧。

  樱桃小小而滋味多多。在我的记忆里,野樱桃似乎是我吃过的最小的水果,其次才是家樱桃。但在我们小时候,周围的家樱桃并不多。大多数时候,我们吃的都是野樱桃。所以,我们的小时候,是爬在野樱桃树上的小时候。

  现在长大了,想起自己的小时候,觉得小时候有小时候的好,长大了有长大了的好。我觉得我的心里很平衡,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,只要是真的、善的、美的,都是好的。

  地址: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北街24号 凉山日报社融媒体中心 邮编:615000 电话